住房和城乡建设部| 湖北省人民政府 手机版|无障碍阅读

当前位置: 首页文物会展正文

故宫摹印无传人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2:13 |  来源:网络整理 |  作者:xin | 点击量:

简介:故宫摹印传人沈伟突然离世,将部分传统技艺无人继承的问题再次带入人们视野。尽管随着非遗保护的深入人心,越来越多的非遗项目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和保护,但这也是一场与时间"

故宫摹印传人沈伟突然离世,将部分传统技艺无人继承的问题再次带入人们视野。尽管随着非遗保护的深入人心,越来越多的非遗项目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和保护,但这也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战役,部分传统技艺依然面临几近失传的困境。

摹印技艺受关注源于火遍大江南北的纪录片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,文物修复师十年如一日的匠心精神感染了无数观者,也让默默无闻的文物修复师在互联网时代圈了无数粉丝。然而,圈粉之后的文物修复师依然未能逃脱难觅合适传承人的窘境,这更令人叹息。

在传统手工艺传承乏力的问题上,业内有这样的共识:人才培养周期长、回报率低导致传人难寻。文物修复是一门包罗万象的学问,修复人员不仅需要具备理论知识与实践能力,还要有“三年打杂、十年入行”乃至“择一业、终一生”的耐性。理论知识与实践能力尚可通过学习获得,耐得住寂寞、沉得下心却需要长年累月的坚守。而这些现实问题也造成了文物修复人才的严重缺乏。据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成果显示,我国有可移动文物共计10815万件(套),这些文物中需要修复的比例为37.12%。曾有专家坦言,以现有修复人员数量要想把现存文物修一遍至少还需百余年。

因此,传统手工技艺尤其是文物修复技艺的人才培养依然任重道远。笔者以为,在高校设立相关专业的基础上,要重视将传统技艺传承人与高校学生结成对子,这样既有利于修复技艺的传承,亦有利于人才的培养。

上一篇:南朝砖画中的戏剧元素   下一篇:240件文物重现“文化抗战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