住房和城乡建设部| 湖北省人民政府 手机版|无障碍阅读

当前位置: 首页文艺演出正文

金棕榈给了《寄生虫》 戛纳评委看走眼了吗

发布时间:2019-11-18 16:32 |  来源:网络整理 |  作者:xin | 点击量:

简介:虽然戛纳电影节通常被认为是电影艺术的盛宴,人们却往往忽视了一个事实,固然很多获奖影片是以艺术性思想性取胜,但不那么艺术的类型片、剧情片获得金棕榈也并非新鲜事。比如"

虽然戛纳电影节通常被认为是电影“艺术”的盛宴,人们却往往忽视了一个事实,固然很多获奖影片是以“艺术性”“思想性”取胜,但不那么“艺术”的类型片、剧情片获得“金棕榈”也并非新鲜事。比如,获奖的国片《霸王别姬》就更像是部传统情节剧,比如今年获奖的韩国电影《寄生虫》。

虽然导演奉俊昊一再强调电影的“类型片”属性,但在影迷一睹真容后,却意想不到地引发了种种“赞成与反对”,主要争论点都是围绕奉俊昊电影的“隐喻水平”展开的,比如和李沧东的《燃烧》相比,比如和奉俊昊的早期作品《杀人回忆》对比等等。

那么问题来了:1、戛纳评委是否“看走眼”?2、《寄生虫》是否就是一部“商业片”?

假定性

对这部影片最大的争议恐怕在“假定性”,即对于一部影片而言,是否可以取消让观众以为“这是真的”“这是对现实社会的一种反映”的预设?是否可以带有明显的“漏洞”,让人觉得“现实生活中不可能这样”?

比如,《寄生虫》对“有钱人”的书写。无论是不是“傻白甜”,成年人如此迟钝,的确不太可能出现在现实生活中。那么,“地下室人”的部分就可信么?更加不可能。整个故事,更像是试图通过读书改变命运,却一再受挫的年轻人(影片中的哥哥金奇友)对“上流”社会展开的一次自信却千疮百孔的臆想,一幅漏洞百出的拙劣欲望图。如果这样去看,这部影片是非常耐人寻味的。

与此同时,奉俊昊用极为细密的“真实”填充了每一个画面。从散发着臭味的垃圾,到真实存在的马桶,再到“地下室人”日常生活的细节,比如透过画面都能闻到霉味的袜子,一吃自助餐就堆得冒尖儿的盘子,这些都造就了一种“不真实的真实”。这恰好与他的前辈、韩国大导演朴赞郁形成了鲜明对比。在朴赞郁执导的《老男孩》中的疯狂杀戮的镜头细节是戏剧性的、夸张的,却令观众产生强烈的真实感,从而形成了一种“真实的不真实”。

我认为,他们一样好。

奉俊昊的风格是什么?通过他执导的为数不多的影片,我们不难概括出他的“暗黑寓言”风格。从这20年韩国电影的表现来看,很多电影都可以归入此类,且票房不错。观众很容易将它们代入到现实生活中,并找到“罪魁祸首”:腐败的官员,无能的执法者,制度不公,人心黑暗等等。总之,得“揭露”点什么,才能让观众的正义感得以满足。看似更“寓言”的《韩塞尔与格雷特》和看似更“现实主义”的《熔炉》其实并没太大不同。

但只要稍作分析,我们会发现故事“暗黑”的奉俊昊远远超出了这个范畴,他可能是全亚洲最具“世界性”的导演。从《杀人回忆》开始,奉俊昊的电影中就没有“绝对的善”,或者说“绝对的真相”。他是不做道德评判的。

例如《母亲》,这个极容易拍成“伟大母爱”的题材,最令人难忘的镜头却是演技炸裂的金惠子扮演的母亲用手遮挡镜头,仿佛拒绝看自己那种可怕、自私、危险的执念——它给观众造成的“自反性”意义是不言而喻的,可以说是一种“反情节剧”——对观众的观影思维定势绝对是一大挑战。因此,奉俊昊的电影并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易懂。以《玉子》为例,打低分的观众几乎都将其视为类似于《千与千寻》那种“小女孩的爱温暖全世界”的成长片,根本没看懂结尾处小女孩用黄金买回这只“大小猪”的意义。

《寄生虫》亦是如此。它最容易被解读为对“阶级固化”的批判,但这只不过是影片的第一层包装。诚然,导演频繁地用楼梯、街道、暴雨等画面传达了“上升下沉”的意思,比如他自己也说楼梯的使用来自于对韩国影史经典影片,金绮泳导演的《下女》的致敬,那正是一部讲述女仆试图通过和男主人发生关系以“进阶”却落得悲惨下场的故事。

《寄生虫》里,往楼梯上爬的换成了那个看似人畜无害,实则野心勃勃的男孩。但这一点其实需要在更高的层次上去看。它是来自首尔贫民窟的“凝视”,但这个“凝视”更是世界性的。新兴大都市贫民窟,尤其是过去的第三世界国家,“新城市人口”在过去数十年间呈爆炸式增长,由此引发的问题形成了全球地缘政治的新格局。目前全球的城市人口很可能已经超过了农业人口,而这一切正是全球资本主义运作的必然结果。“全球化”的结果,往往直接摧毁许多地区的农业、农村、传统伦理秩序。而绝大多数社会的公共福利根本无法支持骤增的城市居民,他们基本只能“自我治理”,于是“寄生”就成为其中一个重要的手段。

地下室

上一篇:国产漫改学会取舍题材、平衡改编才能不翻车   下一篇:懒人听书独家首发村上春树多部代表作有声书